左右脸

咸鱼王!

【福利试水】生死珏(伪悬疑paro)(慎入!)

(。・ˇ_ˇ・。:)是不是很想问lo主为什么福利都要试水。

!!!因为!这个题材真的很ooc!所以lo主hin害怕!

-

生死珏(伪悬疑paro)

ooc!私设如山!慎入!

沈巍x赵云澜
(。・ˇ_ˇ・。:)面面cp待定(欢迎投喂cp/面面x你什么的也是绝佳的)
目前预计将会出场的人物:罗浮生/韩沉/祝红

*文章涉及倒斗推理悬疑等多种lo主根本不擅长的东西,所以各位....对lo主应有所包容(够)

-

*镇钉:棺材上面固定棺材盖的封棺钉,又称子孙钉,通常有七根。
*石头:指玉石玉器。

-

“停手!镇钉只有五根..”

“五根?这位主儿的后人心可真大。”

祝红举着狼眼,在墓室中显得太过突出,而隐于黑暗中的赵云澜,则看着面前这具雕刻精细的仙宫双龙棺无从下手。

厚重的椁盖躺在一旁,但却没人上手去撬那青铜棺钉,一般棺材镇钉都是七根,保子孙后人世代平安,升官发财,现如今这五根青铜钉,实属诡异。

两人面面相觑许久,一直站在一旁不语的沈巍先开了口。

“这斗年代久远,又是个疆外斗,可能是风俗不同,也可能是某种防范盗贼的心理机关,但我们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”

沈巍看起来温文儒雅,若不是就在前几分钟见识过他的身手,赵云澜还真以为这人只是个大学教授。

“沈教授,你这话儿我可不能同意,在这种全是刺儿的地方,万事都得小心。”

赵云澜跟着师父几年前就开始干这损阴德的事,若不是为了生死珏,他也不稀罕那点银子,只是人各有命,有的人就注定要和阴影打交道,交道打多了,就自然习惯了。

沈巍歪头看着赵云澜,后者也当仁不让,唯剩祝红左右盯盯,怒而一巴掌拍在棺材上,寂静中的一声,吓得对峙的两人一个激灵。
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这样!”

祝红压这声音道,用手电筒在两人脸上扫过,心中满是烦躁。

“.....我亲爱的小阿红诶!!!把我吓死在这儿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赵云澜拍拍被吓到的小心脏,看着祝红无可奈何。
祝红才想着要怼回去,沈巍就“嘘”了一声,然后示意他们看面前的青铜棺,两人疑惑,目光下至,只见五颗镇钉静静的躺在地上,似乎是刚才被祝红一掌拍出来了。

“我....我操...”

赵云澜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盯着青铜棺,步子往后挪了挪,顺带将僵在原地的祝红,往后揽了揽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他压低声音问沈巍,沈巍摇了摇头,将手中的长刀握得紧了几分。
三人就如此盯着那棺材,四周只剩下了杂乱的呼吸声,如利风乱人思绪。

时间流逝,将近三分钟,三人僵持未果,沈巍叹息一声,突然将手中长刀戳入那青铜棺的缝隙中,手腕使力后,棺盖应声而落,惊起一阵灰尘。

赵云澜和祝红惊讶了片刻,三人屏住呼吸朝棺材里,探头看去。

“..我去!”

祝红将手电筒往里递了几分,顺带在心里骂了句娘。
那青铜棺里面,除了尸首上带着的半截氧化之后的怖人鬼面,空空如也。

“这..这他妈也太抠了吧?连个石头都没?”

赵云澜对此表示不敢面对,这个斗地势极隐,但风水绝佳,枕水龙卧山虎,关门重重无一不险,斗内又机关遍布,若不是他和祝红身手都还说得过去,沈巍又是个遇神杀神遇佛的主儿,还真可能折在里面。
这主墓室的青铜棺气势非凡,雕刻精湛,花纹独特,一看油水就不少,结果没想里面什么玩意都没有,也不能怪人心里骂娘。

倒是沈巍看到那棺中人,愣了好久,赵云澜也发现他的不对劲,于是拍了拍他的肩头。

“没关系,人生在世嘛,总有一回撞鬼,我看这面具也还不错,不算走空门嘛。”

赵云澜说着就欲伸手去拿那面具,沈巍似回过神来,赶忙抬手阻止他,却没想他那句“别碰”才落话音,那副黑黢黢的半截儿面具就被赵云澜拿在了手里。

祝红手中光线所至,是一张未腐烂或是萎缩丝毫的脸,那墓主人栩栩如生,就如同刚刚睡着一般,没有半点儿与活人有异。
但让三人惊讶到瞳孔放大的并不是千年不腐的尸身,而是墓主人那张与沈巍一模一样的脸。

“.....沈教授?”

赵云澜抬头看沈巍,眼里除了不可置信之外,还有几分恐惧。
就像此时沈巍眼中的恐惧一般。

-tbc






咸鱼lo主又准备来发福(乱)利(整)啦!

ᕙ(`▿´)ᕗlo主又来发600f福(辣)利(眼)啦!!
但咸鱼lo主不知道写啥,所以征求一下意见!

(。・ˇ_ˇ・。:)lo主的小可爱们喜欢倒斗探险鬼怪题材的文吗?

面面饲养手册!
更新了上色版!
(迟到的上色)

抚慰一下我这颗镇魂女孩的心!
orz!

lo主真的..太忙了(其实是手残)
所以上色过程很缓慢

目前只能先更新内容了
上色之后的完成版会在明天晚上发出来!orz!

我们的目标是!宠面面!!送面面c位出道!

orz
lo主这个大撒比真的没有时间上色了!!!
先奉上点内容吧orz!

*(想知道如何不被吃掉,以及大芒果和面面如何单独相处,请关注后续内容!)

-tbc

面面饲养手册。

未上色未完成试水版。

晚上大概会更上色全版。

面面党绝不认输!( • ̀ω ⁃᷄)✧

最新预告片已经让我完全变成面面妈了。
(挺尸)
面面辣么可爱,他做什么都原谅他。

lo主已经变成镇魂女孩了(跪)

更文什么的,咋们随缘吧?(够)

我还是爱您们的!

面面君奉上!
面面是世界的财富!

lo主又双叒叕要出去旅游啦

因为lo主要出去旅游小两天的关系,所以长篇暂时不更啦。(。ì _ í。)
顺便问一下大家想看楚留香手游的同人吗?( ͡° ͜ʖ ͡°)✧

【明世隐x你】卜卦01(慎入!)

【明世隐x你】卜卦01(慎入!)

bg男揣包,慎入!

背景胡编乱造,ooc。

明世隐x你

xx是你的名字

先婚后爱流

-

楔子点击主页查看orz
01

“圣历六年三月三,关外使者神龙居士来访大周,间有一仙人,称明世隐,貌异常人,发若银河,生面上朱砂,盛大周女子许。”
“因号奇,圣上恐,问其为何意,其笑答明世隐,乱世现,大周下暗潮汹涌,圣上怒责,其默而不语,挥手间,神都国花尽开,绚丽非凡。”
“圣上与其密语思谋,后赐号牡丹方士,婚配尚书之女。”

你那城外的朋友,是个说书的,嘴皮子利索,骡子都能说成马,你从来相信他的话,包括这次。

“哼,他是你家亲戚吗?这么了解。”

“您可别不信,这事儿全城人尽皆知,也就您忙着游江南,没听闻罢了。”

你默而看着他,昨日成亲的画面浮现在你眼前,大红盖头滑落的时候,你确实看到了一个面赛女子,发若银河的异疆人,他眉眼深邃,鼻梁高挺,薄唇红润,生得比中原惊艳几分。

但那又如何!

“你可闭嘴吧,如果让你娶一个素不相识的西域女子,你愿意吗?”

你质问着,说书的朋友却笑开了,表情有几分猥琐。

“那怎能不同意,传闻西域女子肤白貌美,能歌善舞,人间尤物,得之大幸呀!”

你见他那模样,心生恶心,说了句“祝你梦想成真,告辞!”便匆匆离去。

你的朋友众多,遍布神都,却找不到你觉得可以容身的地方。
那些平时的酒肉朋友,你自己都未真心相待过,唯二的两个青梅和竹马,一年前成亲做了夫妻,虽然他们说你是他们一辈子的挚友,但三人行久了,也会觉得尴尬。

“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”

低吟着这句李白的诗,你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,在城外兜兜转转大半日,不知何时想起要回府,只是觉得晚风来得有些冷。
明明你才是府中的小姐,为何出走受冻的也是你!

你愤愤不平,像是突然顿悟了什么一般,大步流星的回府,而府邸中正一片忙碌。

“小姐,您回来了!”

搬着一张梨花木方桌的家丁对你打了声招呼,生怕耽搁了手里的活儿,转身就搬着桌子去了后院。
接二连三的家丁和小丫鬟搬着东西从你身边路过,打了声招呼又匆忙离开。

合着他们根本不在乎你今天去哪了,也不在乎你为何现在才回家?!
你怒而扒拉开他们,朝后院小跑去,你倒要看看,他们在忙些什么!

穿过假山长廊,小后院的东边是你的闺房,而最深处的那间闲置许久的屋子,此刻被搭理得干干净净,窗上镶了许多细金丝雕花,台阶上摆满了黑黢黢紫甸甸的花草,俨然一番西域风情。

那发若银河,面带朱砂的牡丹方士,也就是你“过门”的夫君,正立与一旁,睥睨淡漠的模样和那天所见别无二样,只是他换上了一件素白常服,肩头点缀黑紫色的轻纱,同样黑色的腰带是皮革制品,在西域出产。
你觉得他的表情配上这超然越世的常服,还不如那红袍来得有烟火气。

“你们在干啥?”

你扯着王管家问道。
王管家本来在那指挥家丁搬东西,猛然被你一扯,有些不耐烦的回头看你,见来人是自家小姐,才变了脸色。

“小姐您回来啦!”

他先是叫了你一声,后又面露难色,询问之下才道:

“因为姑爷要闭门养息,所以老爷将里屋修缮了,给姑爷住。”

你听后心中暗喜,传闻西域术士修炼之法密不外传,明世隐搬出去住,倒是合了你的意。
成亲晚上如梦似幻的场面,还在你心里面挥之不去,也不知到底是梦还是真,所以你现在看到他,怒于其又羞于其,还不如不见。

“爹这个决定十分明智!你们加快点速度,我先回房了。”

你瞥了那站在里屋台阶下的“夫君”,然后脚底抹油一般溜进了房,也没看见他略微上扬的嘴角,和偷笑而变得温柔的眉眼。

屋内点着烛台,燃了三分之一,看来之前明世隐应该在屋里呆了一段时间。
你在桌前坐了一会儿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,腾地一下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冲到床前掀开被褥,仔细的在床上搜寻着,但除了一种西域独有的香气之外,别无其他。

“幸好幸好...”

你拍拍自己的胸脯释然,坐在床沿上,才松了一口气,就看到那床尾整整齐齐的叠着一个小白色丝帕,你心头咯噔一下,颤抖着伸手拿起一看,上面有一大片的血迹,还散着些血腥味。

“.....???”

你脑袋嗡的一声惊鸿炸开,手里的丝帕也掉落在床下。

完了!不是梦!

明世隐与你云雨喘息的模样,一次次不停的冲击着你的心,而你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一切。
你说着不要和陌生人成亲,却居然在洞房夜乘着酒劲和一个陌生人做了不该做的事。

喝酒误事,喝酒误事!

门吱吖一声被推开了,一股淡却可闻的西域花香窜入你鼻子,你闻香抬头,来人正是那罪魁祸首。

“你这个小人!”

你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,直冲向他,一巴掌怼去,他也不躲,就楞楞的被你扇了一掌,白皙的脸蛋上,五个红色的手指印赫然可见。
你本以为他会躲,力度上也没个控制,见他脸上出现红印,又心生愧疚。

“...”

他默而看着你,薄唇微启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你愧疚心更胜。

不行!吃亏的可是我!

你心头念着,拿出丝帕在他眼前晃了晃,怒道:

“昨夜..咳咳..我喝醉了,所言所行由不得我!你为何要乘人之危!”

他看了一眼那丝帕,又看了一眼你,眼中并无波澜。

“昨夜我无非是当了一次青楼小倌,而你只当消遣一次罢了。”

???好像...有几分道理?

你被他这话哽住了。
昨夜你确实是醉酒入梦,把貌美如花的他当做了窑子的小倌,还说了些羞于开口的粗鄙之言,而他除了在身体上迎合你之外,并没有多做其他。

“你..我..那个.....”

你找不到话反驳他,即觉得自己吃亏,又觉得他说得无错,只得再道一句“算了!”

“你来我屋干啥!爹不是把里院那屋给你了吗!告诉你,那屋以前可是我们老太爷住的屋子,比我这屋大两倍,我爹待你不薄吧!”

里院那间屋子很大,环境清幽,以前是你家老太爷静养的地方,小时候你和你的青梅、竹马经常去那屋的花园里面玩,什么蝴蝶飞鸟,蛐蛐小鱼应有尽有。
后来老太爷去了之后,那屋子落灰了十几年,没人愿意去打扫,你爹也不上心,就搁置在那边,放一些杂物,而今才又收拾出来。

“屋前过溪,溪水断流,两旁阴竹过顶,地势呈断龙阴煞,得亏太爷命硬,才在这种地方安享晚年。”

他面色不改道,眼中有戏谑之意,但只是微微略过。
你虽不懂什么阴阳八卦,什么风水定理,但他这话你还是能理会几分意思,他是觉得这屋子风水不好!

“就你得了便宜还卖乖,那你不住呀!”

细想一下,自老太爷走了之后,那屋子前面的溪流就断了,然后没多久你爹就把那封了,也没人去,只是放放杂物。
有家丁看那院子没人住,就跑过去喝酒烤肉,说见了鬼。你那时年岁小,也没在意,回想家丁们对那屋子的态度,确实有些避而远之的意思。

你嘴上不愿承认他的话,但暗地里还是腹诽“爹这事做得怎么一点也不地道。”
你确实不满他,但他除了迷迷糊糊成了你夫君,然后又迷迷糊糊的和你做了不可言的夫妻之事外,也没有何处再得罪你,现身为府中姑爷,算是半个客人,哪有对客人这样的。

“留在这里,只怕你又将我当做那小倌。”

他说着自顾绕开你,坐在桌前,那张脸与他这话实在不相配,导致你都怀疑他是不是得了面瘫。
不用思考,他定是在嘲笑你昨晚的举动,你又不是那种有罪便认,任人嘲笑的主儿,马上就奋起反击道:

“哼哼,有人朱砂比小倌还浓,怪不得别人认错”

余光瞥至,你见他身形一顿,心头狂喜。
怼人怼赢了,自然开心,也没见他眼中黯淡了几许。
屋中沉寂了一会儿,他便出了屋子。

“脾气还真大!”

你喃喃道,隔了一会儿也出了屋,大步的朝你爹娘的小院去。

-TBC

(第一发剧情缓慢(。ì _ í。))
(是后期比较甜的类型)

【明世隐x你】卜卦·楔子(试水)

【明世隐x你】卜卦·楔子(慎入!)

背景胡编乱造,ooc,BG。

明世隐x你

xx是你的名字

先婚后爱流,慎入!

(因为小明真的很诱,所以在思考揣不揣包)

-

公元690年,女皇武则天继位,定都洛阳。
自此涌现出一大批女中贤才,入朝为官,有的皇室家族也出现了男嫁女娶的习俗。

武皇继位六年后,四处招揽算天理卜命卦的方士,其中有一人,可凭一双素手,让神都国花一日开尽,武皇赐名牡丹方士。
传闻他慧眼看识破天机,能看到众生所看不到的景象,甚至能看破人之生死,实属天外之人。

“爹...你刚才说什么,你再说一次..”

“主上(武皇)赐婚,明日举行,你今天哪都不许去。”

“再说一遍...”

“逆女!不可贫嘴。”

若不是实在不敢相信,你潇洒的单身生活就此结束,你也不会和你爹贫嘴。

你爹是当朝重臣,你娘是武皇堂妹,也就是说武则天是你的姨母。
家底丰厚,出生优越的你,从小就和富家子弟玩乐在一起,小时候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都做过,名声好坏参半,在众多皇亲国戚中也不算出名。
原本你以为可以潇洒一生,然后找个喜欢的人浪迹天涯,但没想会在众多侄女外侄女中,被姨母选中,然后残忍的结束了你的单身生涯。

前两天还在邀约南下游江南的你,如今坐在酒馆,接受着朋友们真诚的祝福和安慰。
你抱着酒瓶,泪流满面。

“你们说...为什么偏偏就是我呢!怎么就这么倒霉呢!”

你喝得半醉,有发酒疯的趋势。
一旁的好友都劝你不要再喝了,你却推开他们,拿着酒罐子冲了出去,坐在那酒馆前面的地上,嚎啕大哭。

“我才十八岁..十八岁呀!!!”
“为什么要我和一个陌生人成亲!!我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!呜呜呜呜!问君能有几多愁!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!!”
“我明天就休了他!然后出家!!哇啊啊啊啊啊!”

你发酒疯的模样,引来路人围观,他们指指点点,有的同情你的遭遇,有的则觉得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,骂你大逆不道。
几个好友边劝慰着,边上手拽,好不容易才把你拽到酒馆里。

你浑浑噩噩的在搀扶中坐下,才碰到那板凳,凳子就裂成了两半,你摔了个狗吃屎,却因为酒精就此睡了过去,也没感觉到痛。
酒馆外,一个银发高束,身材颀长的男子,隔着面纱启唇偷笑,后转身离去。

当晚,府中的家丁将你抬了回去,你呼呼大睡到了第二天。
直到穿上了婚服,才醒了梦。
盛装打扮的娘亲推门而入,你一下扑了过去,坐在她脚旁,抱着她的腿不愿放手。

“娘!我不想成亲!你忍心让女儿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一生吗!!”

你大声吵吵着,丝毫不顾及形象,你娘亲无奈的蹲下,轻轻的摸着你的脸蛋,满眼心疼。

“娘知道你委屈,可这婚事是主上所赐,我们只能从命。”

“我不!道家都说了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你怒起反驳着,却被你娘一巴掌呼来,懵了好久。

“住口!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!主上赐婚我们家,那是对我们家的赏识!”
“我跟你说,这婚事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人家已经到门口了,赶快把红盖头盖上。”

娘亲一番话说得你哑口无言。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,皇上赐婚确实是至高无上的光荣,哪怕对方是个傻子,你都要笑着答应。
你心头发怒,甚至将你娘打你的那一巴掌,通通算到了你素未谋面的夫君身上,以至于你被盖头蒙住脸,被人牵过去握上他的手时,狠狠的掐了他一把。
对此他并没有回应,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,你也觉得怪,便越发用力,没想他手上肌肤细嫩,竟被你直接掐破了一个口,你摸着湿乎乎的血珠,有些于心不忍,正当你心生愧疚之时,一个人突然将你拉开,头上的红盖头也随之落地。

这是你第一次看到他。
一头银发披散在肩头,上层的一缕束在脑后红色的发带之中,前发分在两边,露出额间画有红蕊花钿,眼尾眼角铺有红妆晕开,眼下有一条红色的尾巴,魅艳非凡。
你直直盯着他,半天没有反应。

这夫君生得比你好看就算了,怎么妆也画得比你浓呢?
就像..嗯..妖精?

你在心里疑问着,还没想明白,就被他身后跟着的小少年推了一把。

“大胆!竟然弄伤了明方士的手,你不想活了吗!”

少年气势汹汹,你脾性也上来了,吼道:

“关你什么事呀!属狗的吗?”

“你...”

少年还想说什么,却被一旁你未过门的“夫君”拦住了,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淡漠至极。
你翻了一个白眼,自觉对方大题小做,难不成被掐了一个小口,会死人吗!

“xx,跪下!”

你父亲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,跪下两字分外嘹亮。

“..爹??”

“跪下!给明方士赔罪!”

他又重复了一遍,语气决绝,你不可置信,睁大眼睛看着你爹。
你活了十八年,从来没想到你爹会有一天,因为你在别人手上掐了一个小口,而让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赔罪。

“爹,我可以给他道歉,但我为什么要跪下!”

你申辩着,一旁沉默已久他开口了。

“大人,无碍的。”

他说着低下了头,你心头暗骂了他一句,不知为何高堂上坐着的爹娘像是松了一口气,婚礼继续进行,直到你被送入洞房。

一进屋,你就扯下红盖头。
他在前院迟迟没进来,你拿起装着交杯酒的酒壶对嘴喝,不知喝了多少,意识开始有些恍惚。
你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去了烟花之地,有个小倌画着红妆,生得魅气,你将他压在身下,用舌头舔他的眼尾,但他面上的红妆却未减分毫。

“啧,小红红,你的眼睛真好看,嘿嘿嘿。”

你说着,继续轻吻他的眼尾,而后的事情你记了个大概,无非是他纤细的腰身和硌人的锁骨,以及那些迷人心智的喘息声。

这个美梦,真好。
若不是你第二天酒醒了,这个梦就会一直做下去。

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床上有两个人的你,还以为旁边是个大枕头,一抱上去觉得有些不对,才猛的清醒。
对上他睡眼朦胧的眸子,你大叫一声,翻身下床。

“谁允许你上床的!!!”

你大吼着,一边捡起衣服套在身上。
而他看了看你,眨巴眨巴眼睛,又睡了过去。
你管不得这么多,一想起昨夜的事情,你的脸颊就如火烧一般。

这个地不能停留了!
屋子里面弥漫着西域独特的香气,混杂酒味让你脑袋发晕。
你夺门而出,一路向着城外走,直到碰到你一个住在城外的好友,才罢休。

“xx,你怎么上这儿来了?”

“我要出家。”

-TBC

((。ì _ í。)大家想不想看小明揣包子)